印尼提前禁止鎳礦出口 預計2020年中國鎳生鐵缺口或達10萬金屬噸
發布時間:2019-09-02 14:50:00

印尼提前禁止鎳礦出口 預計2020年中國鎳生鐵缺口或達10萬金屬噸


SMM獲悉,印尼政府最終決定加快對鎳礦山出口的禁令。能源和礦產資源部(ESDM)表示,從2019年12月底開始,鎳礦石含量低于1.7%不再允許出口。SMM向諸多鎳礦貿易商及印尼鎳礦企業核實,確定在2019年12月31日印尼將停止出口鎳礦,且未用完的配額也不能再出口。


首先做一下解釋,不少人看到這個消息的第一反應是,鎳礦石含量低于1.7%不再允許出口,那么高于1.7%的可以出口嗎?答案是否定的,2017年印尼宣布有條件允許鎳礦出口——僅允許鎳含量低于1.7%的鎳礦出口,也就是此次鎳礦石含量低于1.7%不再允許出口之后,印尼一噸鎳礦也出不來。


接著來看一下市場關心的幾個問題:


印尼鎳礦出口政策究竟是什么?


中國的紅土鎳礦全部依賴于進口,主要來源國為菲律賓和印尼,這兩個國家的供應量占到了90%以上,少量來自危地馬拉和新喀里多尼亞。


2012-2013年,印尼是中國最大的紅土鎳礦供應國,中國自印尼進口的紅土鎳礦數量占到了中國紅土鎳礦總供應量的50%以上,但2014年1月印尼禁止原礦出口后,菲律賓壟斷了中國的紅土鎳礦供應。


2014年僅上半年有少量2013年底裝出的鎳礦到港,此后中國自印尼的鎳礦進口量幾乎下降為了0(每年約有10萬濕噸低鎳高鐵礦的進口)。


2017年1月12日,印尼突然宣布有條件允許鎳礦出口,中國自印尼進口的鎳礦數量逐漸恢復。有條件的允許鎳礦出口,一方面如前文所述,是指僅允許鎳含量低于1.7%的鎳礦出口;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鎳礦企業都能夠出口鎳礦,在印尼建設鎳冶煉廠同時擁有鎳礦山資源的企業才能夠申請到鎳礦出口配額,且每年的鎳礦配額數量與該企業所建設的鎳冶煉項目所對應的產能需匹配。比如一家企業用于申請配額的鎳冶煉項目一年耗礦量為100萬濕噸,那么該企業能夠拿到的配額也為100萬濕噸,配額有效期為一年,一年之后該企業可申請續相同數目的配額(當然冶煉產能增加的話,能夠申請的配額數也會增加),而一年內沒有出完的配額數量作廢。


印尼鎳礦供應有多少?


2012年-2019年E中國紅土鎳礦進口量


如上圖所示,隨著鎳礦出口配額批準的增多,2017年-2019年中國進口自印尼的鎳礦數量逐年遞增。2018年全年中國自印尼進口紅土鎳礦1966萬濕噸,其中1892萬濕噸為中品味鎳礦(鎳含量1.65%左右),74萬濕噸為低品位鎳礦。


2019年1-8月,中國自印尼進口的紅土鎳礦數量為1716萬濕噸。截止8月底,未到期的配額數量為3861萬濕噸,但這其中很大一部分已經用完,據SMM估算,剩余可用的配額約1500萬濕噸。以剩余的配額全部能夠出完估算,2019年全年中國自印尼的紅土鎳礦進口數量為3265萬濕噸。以目前各礦山的出貨能力估算,8-12月每月出貨量約在275萬濕噸,全年的中國自印尼的紅土鎳礦進口量約2887萬濕噸。


2019年1月-12月中國自印尼鎳礦進口數量


印尼禁礦之后,能否有其他的鎳礦來源國補給?


既然2014年印尼曾經禁礦過,那么先來回顧一下,2014年的情景。


2012年-2018年鎳礦供需平衡


2012年-2019年LME收盤價走勢圖


2014年印尼正式禁礦之后,國內的紅土鎳礦供應格局迅速由供應過剩轉為短缺,LME鎳價曾在上半年經歷了較長時間的拉漲。但下半年行情急轉而下,因年初市場預期印尼實施原礦出口禁令后,中國鎳生鐵將面臨原料短缺的困境,但實際上可以看到,在印尼禁礦之前,中國工廠和貿易商大量囤貨,加上2014年菲律賓供應的迅速崛起,鎳礦供應實際上較為充裕,中國鎳生鐵產量并未大幅下降。


那么2019年禁礦之后,菲律賓鎳礦的供應是否依然能夠彌補,中國的鎳生鐵產量是否會下降呢?SMM認為前景不太樂觀。


一方面,菲律賓由于近些年的大量出口,其鎳礦的儲量和品位均在下降。其中TAWI–TAWI地區更是已經面臨著資源枯竭的壓力,目前暫未正式關停,但SMM獲悉,該地區的三個礦山將在今年的10-11月份左右完全關閉。此外,其余地區礦山也面臨鎳礦品位低的問題。據SMM數據,2019年1-6月份中國進口菲律賓紅土鎳礦1550萬濕噸,同比增長6%。其中,菲律賓低鎳礦進口量同比大幅增加,增幅達49%,絕對增量為194萬濕噸;而中高鎳礦進口量同比下降101萬濕噸,降幅為10%。中高品位鎳礦進口量下降的主要原因便是菲律賓的中高品位鎳礦資源枯竭。


另一方面,中國鎳生鐵產量面臨前所未有的高位,即需求也面臨前所未有的高位。也就是說,即便菲律賓卯足了勁出夠了當年的最大出口量,可能也達不到國內的需求量。


2012年-2019年中國NPI產量


那么有其他國家能夠補給嗎?SMM了解,能夠期待有增量的或許在新喀里多尼亞。2019年4月法國礦業公司Eramet在新喀里多尼亞的SLN鎳項目獲得了400萬濕噸的鎳礦出口配額。2019年可實現150萬濕噸,2020年年中開始可達到400萬濕噸。不考慮該礦山出口到日本韓國的量,中國2020年或能夠有250萬濕噸的鎳礦供應增量。


以最樂觀的姿態估計,中國2020年的鎳礦供應夠不夠?


SMM以最樂觀的預期,按以下值估算:

1.中國自菲律賓鎳礦進口量5056萬濕噸(2014年菲律賓達到的最大出口量),平均品位1.35%;

2.中國自印尼鎳礦進口量138萬濕噸(一些在2018年底發出的船在2019年到港),平均品味1.7%;

3.進口自新喀里多尼亞的400萬濕噸和危地馬拉的50萬濕噸,平均品位1.8%;4.平均收得率為95%,含水量67%。得到了2020年中國鎳礦進口量的估算值為:(5056*1.35%+138*1.7%+450*1.8%)*95%*(1-33%)=50萬金屬噸,顯然不考慮庫存量的,目前的鎳礦供應完全不夠。


中國的鎳生鐵會不會短缺?


如上所述,印尼禁礦之后,2020年中國紅土鎳礦供應即面臨較大的危機,中國鎳生鐵工廠面臨減產風險。但是,眾所周知,印尼近年來的鎳生鐵項目接連投產,中國的鎳礦難有補充,但是鎳生鐵確有補充!那么印尼的鎳生鐵增量能夠彌補中國鎳生鐵產量的下降嗎?


首先來看下中國和印尼的鎳生鐵產量有多少。2020年中國NPI產量預計為50萬金屬噸(極樂觀的預期),印尼NPI產量為53萬金屬噸。


2012年-2020年E中國和印尼NPI產量


2019年中國300系不銹鋼產量預計為1367萬噸,200系產量預計為1041萬噸,以300系平均含鎳量8.5%以及200系平均含鎳量1.2%估算,2019年國內不銹鋼的鎳需求量約129萬噸,2020年粗略給出7%的增速,即2020年國內不銹鋼的鎳需求量約138萬噸。其中,按65%的鎳原料由鎳生鐵提供,及國內的鎳生鐵需求量為90萬金屬噸。另外,2020年印尼300不銹鋼產量為330萬噸(考慮印尼德龍在2019年年底投產),以300鎳含量8%以及90%的鎳原料由鎳生鐵提供,則2020年印尼不銹鋼的鎳需求量為24萬金屬噸。中國和印尼不銹鋼總的鎳生鐵需求量為113萬金屬噸。


2020年中國和印尼不銹鋼對鎳生鐵的需求量估算


由此見得,印尼禁礦之后,國內鎳生鐵供應同樣面臨著短缺的困境,缺口量約為10萬金屬噸。

稿件來源: 上海有色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
三中三二中二中5码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