孚能科技“意外上位” 動力電池行業將上演“三國殺”
發布時間:2019-09-29 11:27:25
關鍵詞:動力電池鋰電池

從市場體量來看,與行業第一梯隊相差很大,從技術角度來看,孚能科技的軟包電池技術并非獨有,其他動力電池企業也在做,并沒有壟斷性的技術優勢,而且動力電池企業的發展特點一定要深度綁定整車企業,這方面孚能科技明顯不如寧德時代和比亞迪。


動力電池領域的市場格局遠未定格,就在業界以為動力電池頭部企業版圖進一步擴大,二三線企業日子更加艱難的時候,一家此前聲名并不響亮的企業『意外上位』。


9月16日,孚能科技(贛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孚能科技)所提交的科創板IPO申請,正式獲得上交所受理。在此之前,孚能科技剛剛敲定來自德國戴姆勒集團的大訂單。


這家此前即便在動力電池行業位居第二梯隊,遠不如國軒高科、力神等企業受關注的企業,也因此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


寧德時代憑借寶馬背書脫穎而出,快速成為國內動力電池龍頭;松下深度綁定特斯拉,實現全球家電巨頭到動力電池巨頭的身份轉變;有了戴姆勒背書的孚能科技能否由此直上青云,成為中國乃至全球動力電池行業的重要一極?


樂觀者認為,同樣的明星創業團隊,多年專注電池領域,且同樣贏得國際巨頭的青睞,孚能科技有可能成為動力電池行業的第二個寧德時代。


但也有觀點認為,在行業競爭加劇、寧德時代等頭部陣營企業已經深度綁定國內外重要整車企業的情況下,目前明顯落后的孚能科技,想要躋身頭部陣營并不容易。


動力電池行業竄出新『黑馬』


今年6月,孚能科技剛啟動上市輔導,三個月后也就是9月3號便提交第一期輔導工作總結報告,9月16日IPO申報正式被受理,這樣的上市闖關速度,比此前寧德時代還要快。


而獲得德國汽車巨頭戴姆勒集團的青睞,才是業界將孚能科技與寧德時代『相提并論』的重要原因。9月10日,戴姆勒官網宣布,已和孚能科技正式達成協議,將向后者采購電動車所需的鋰離子電池。


孚能科技創始人王瑀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這筆訂單總額超百億歐元。『2018年3月,孚能科技通過了德國戴姆勒集團VDA6.3過程質量審核,成功進入戴姆勒供應商體系。2018年11月,孚能科技與戴姆勒簽訂了2021-2027年動力電池供貨合同,約定動力電池總規模140GWh,相當于280萬輛純電動車動力電池裝機量,平攤每年供貨規模20GWh。』


雖然『成名』較晚,孚能科技和創始團隊均是動力電池領域的『老兵』。


查閱公開資料發現,孚能科技創始人YU WANG(王瑀)博士、Keith博士及團隊自1997年便開始從事動力電池產品的技術研發工作。王瑀為國家『千人計劃』引進人才。Keith為美國阿貢國家實驗室的博士后以及資深科學家,曾任 PolyStor Corporation 的研發高級總監及科學家。


創立于2009年的孚能科技,是業內最早確立以三元化學體系及軟包動力電池結構為動力電池研發和產業化方向的企業之一,也是國內第一批實現三元軟包動力電池量產的企業。


孚能科技在動力電池行業有『軟包動力之王』之稱,其招股書介紹,2018年公司三元軟包動力電池裝機量的市占率約36.1%,居全國首位。


快速發展引國資巨頭爭相押注


此次登陸科創板,孚能科技計劃發行超過2.14億A股,募集資金將用于年產8GWh鋰離子動力電池項目(孚能鎮江三期工程)和補充運營資金項目。


低端產能嚴重過剩,優質產能不足,這是近年國內動力電池行業的一大問題。技術實力不俗的孚能科技就屬于有訂單、缺產能的動力電池企業。


去年年底,王瑀接受媒體采訪時介紹,目前孚能科技的產能只能滿足訂單的三分之一。


從招股說明書披露的情況看,2016年以來,孚能科技駛入快車道, 2016-2018年公司營業收入由 46,850.72 萬元增長至 227565.24 萬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 120.39%。2016年-2018年,孚能科技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 734.36 萬元、1826.13萬元、-7821.48萬元。


伴隨業績的快速發展,孚能科技的募資需求也越來越高。2016年以來,孚能科技先后進行了A輪、B輪、C1輪、C2輪四次融資,融資金額也步步攀升,C1輪50億人民幣,C2輪10億美金。在2018年開展的兩次C輪融資中,孚能科技吸引了國新基金、國科投資、北汽產投等國資背景的投資。C輪融資后,國新基金旗下的深圳安晏已經成為孚能科技第二大股東,持股23.99%。


獲得國資背景的資本戰略投資并入股的同時,孚能科技也開始產能的快速擴張。


2018年以來,孚能科技陸續啟動了鎮江一期和鎮江二期項目,在本次募集資金到位后啟動三期項目,合計產能24GWh。其中,一期和二期項目預計在2020年陸續達產。


此前,孚能科技在江西贛州的三期項目產能達到15GWh,預計2019年末產能將達到25GWh,2020年達到35GWh。預計2022年國內規劃產能將達到39GWh。


孚能科技還把業務版圖擴展至海外,去年孚能科技在德國成立Farasis Energy Europe,并計劃在德國薩克森-安哈爾特州建立電池工廠,該工廠計劃投入逾6億歐元,預計將于2022年末投產,初始產能為6GWh,以后逐年提升至10GWh,可配套6-8萬輛電動汽車。


寧德時代在前,能否躋身頭部陣營?


同樣的業績快速攀升,同樣有國際汽車巨頭背書,同樣在上市前便獲得明星投資機構的青睞,同樣已經將業務擴張至海外,孚能科技身上的諸多亮點,讓業界看到了新的行業『獨角獸』的希望,甚至有觀點樂觀預計,第二個寧德時代已經在路上。


不過,和去年上市前市場估值已經高達800億元,上市后輕松突破千億元的寧德時代相比,去年C輪估值只有130億元的孚能科技顯然還是小幼苗。


而且,和寧德時代上市前三年的營收和盈利能力相比,孚能科技也有明顯差距,寧德時代的招股說明書顯示,2015年至2017年,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57.03億元、148.79億元和199.97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高達87.26%;同期凈利潤分別為9.31億元、30.22億元和39.72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超過100%。


從現有的市場份額來看,位居第一的寧德時代遙遙領先,處于第二梯隊的孚能科技出貨量只有寧德時代的零頭。


『從市場體量來看,與行業第一梯隊相差很大,從技術角度來看,孚能科技的軟包電池技術并非獨有,其他動力電池企業也在做,并沒有壟斷性的技術優勢,而且動力電池企業的發展特點一定要深度綁定整車企業,這方面孚能科技明顯不如寧德時代和比亞迪。能否躋身第一陣營目前還不好說,只能說是第二梯隊里比較有發展潛力的。』一位不愿具名的電池行業資深人士對車壹條表示。


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孚能科技第一大客戶為北汽集團,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對其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分別為65.63%、87.57%、83.58%和35.33%;今年上半年,公司第一大客戶為長城集團,其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為56.06%。


但長城汽車已經成立了自己的動力電池公司蜂巢能源,明年蜂巢能源投產后長城勢必優先采購自己體系內的動力電池。而孚能科技的老主顧北汽集團今年2月也與寧德時代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孚能科技的主要客戶目前看來并不穩定。


但在電動車市場接近爆發點,動力電池需求將成幾何數增長,孚能科技的發展前景依然被很多人看好。在軟包電池領域,孚能科技的出貨量和裝機量2017年、2018年連續兩年排名均為全球第三,中國第一。


目前以乘用車動力裝機量計算,孚能科技僅次于寧德時代和比亞迪,位居行業第三。而即將迎來市場真正爆發的電動車行業,對于能量密度高、輕量化的軟包電池需求也在快速攀升。行業數據顯示,全球軟包動力電池2018年出貨量為 23.1GWh,較2017年增長73.7%。


以及國內外主流整車企業都在遴選電池供應商,一般不會只敲定一家而是兩三家的做法,都給孚能科技這樣有技術實力的后來者帶來發展機會。


國家科技成果轉化基金新能源汽車創業投資子基金合伙人兼總裁方建華就認為,如今寧德時代一家獨大的市場格局不會持續太久,后來者依然有上位機會:『中國動力電池前五家會占據市場份額70-80%。兩到三年之后,寧德時代一家獨大的局面肯定會得到改變。其他企業甚至是有些不知名但有實力的企業,能夠形成與寧德時代并跑的格局。』


稿件來源: 壹車條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
三中三二中二中5码复式